足彩310

網站首頁 > 新聞中心 > 調低水產飼料蛋白質水平,應對蛋白質原料價格異常變化
    最近幾年,蛋白質飼料原料價格異常變化,以魚粉為代表,變化最為顯著。其次是豆粕,目前達到4300元/噸,基本為一個百分點蛋白質就是100元了,這是以前沒有過的事情。更有甚者,棉粕、菜粕價格達到3400元/噸,這也是歷史高位了。

    如果是真正的蛋白質飼料原料資源緊張,飼料原料供求關系導致的價格增長還可以理解,目前的情況看,并不是原料市場的供求關系所決定的的價格異常增長,而是由于市場資本的炒作、部分控制原料的企業在炒作,更關鍵的是水產養殖的終端市場:水產品的市場價格沒有顯著增長,也不可能達到飼料原料價格的增長幅度。甚至還出現金昌魚、烏鱧的價格還沒有草魚的價格高的奇怪現象。如果這種局面長期下去,勢必有人為此買單。誰來買單呢?飼料企業?還是養殖戶?為什么要為此買單呢?

    為什么講蛋白質原料價格是異常增長?魚粉是一個很好的例子,全球的魚粉產量在沒有大幅度減少的情況下,這幾年魚粉的價格異常增長,最高峰達到14000元/噸左右的蒸汽魚粉,而以前同類魚粉的價格為9000元/噸左右,增長了55%左右。但是,養殖飼料量沒有顯著增長的情況下,尤其今年水產飼料大幅度減少魚粉用量、蝦飼料總量顯著下降的情況下,魚粉的消耗量顯著減少。因此,魚粉高價位在持續了幾年之后開始下降,逐漸回落到正常價位水平。

    大豆和豆粕的情況與魚粉的市場供求情況類似。在美國大豆的故事還沒有結束、美國干旱的故事還在延續的情況下,全球大豆并沒有顯著減少,去年中國大豆還增產100萬噸左右。中國的飼料總量也沒有顯著增加,但是豆粕的價格卻被炒作起來了,一直維持在3800元/噸以上。可怕的是,現在就已經在開始炒作美國明年的大豆產量了,預示著豆粕的價格還要上漲。棉粕的問題應該屬于正常情況,中國的棉粕產量只有350萬噸左右,以前只有水產飼料中使用,而目前是肉禽飼料中也使用棉粕,資源嚴重供不應求,導致價格上漲,可以理解。菜粕的問題就難以理解了。連續幾年,中國油菜籽的產量都是在1300萬噸左右,按照65%的菜粕生產比例,應該有845萬噸左右的國產菜籽餅或粕。進口油菜籽的數量沒有減少,今年還有增長。在飼料總量沒有顯著增長的情況下,目前菜粕的價格達到3400元/噸左右,且還出現沒有貨源的情況。菜粕的產量沒有顯著變化、菜粕在飼料中的使用量也沒有顯著變化、飼料總量也沒有顯著增長,菜粕為什么會出現價格、且沒有貨源的情況?難以理解。

    因此,飼料蛋白質原料價格的波動是異常的,應該有資本在炒作。應該在全球經濟不景氣的情況下,相當多的“熱錢”在飼料原料、糧食市場中。這種蛋白質資源價格異常波動的情況會持續多久?主要還是看“資本”、“熱錢”在飼料蛋白質原料市場中停留的時間。在國際經濟整體不景氣的情況下,社會資本,包括國外的、國內的資本、熱錢難以投入到工業原料、其他大宗原料市場中去,肯能還會在飼料原料市場中停留一定時期。那么,水產飼料該如何辦?

    我們一直以來都在關注著水產飼料蛋白質水平設置的問題,整體情況是飼料蛋白質水平設置過高!例如,中華鱉、鰻魚飼料、部分海水魚類和淡水魚類膨化飼料的蛋白質水平達到42%以上,就是普通的鯽魚、鯉魚飼料中蛋白質水平也達到32%以上,這是過高設置了飼料蛋白質水平。這是企業間為了市場競爭、產品的差異化導致的結果。我們這些年一直在呼吁降低飼料蛋白質水平、提高飼料內在質量,但是,由于市場整體沒有下降飼料蛋白質水平的整體體行動,內有整體意識,只是在部分企業中實現了下降飼料蛋白質水平、增加飼料內在質量的目標,且取得很好的企業盈利效果和飼料的養殖效果。

    以前在菜粕、棉粕價格較低的情況下,提高飼料蛋白質水平還可以接受,今年這種蛋白質原料情況下,如果繼續維持過高的飼料蛋白質水平,則飼料企業為了保障飼料蛋白質水平,勢必就要維持豆粕、菜粕、棉粕、魚粉等蛋白質原料在配方中的使用量,就必須得接受高價的飼料原料。在養殖水產品市場價格沒有顯著提高的情況下,要么就是飼料企業接受虧損的現實,要么就必須轉嫁給養殖企業或養殖戶。

     如果飼料企業普遍調低飼料蛋白質水平,哪怕是平均調低一個百分點的飼料蛋白質,大家可以計算一下,全國1600萬噸水產飼料,就可以減少多少量的魚粉、豆粕、菜粕、棉粕的用量。調低一個或二個百分點飼料蛋白質水平后,配合飼料的養殖效果會有多大的變化呢?可以通過以下方法來做到保持養殖效果不變:

    一是增加相應量的飼料油脂的水平,目前油脂的價格還處于合理的市場價格狀態,且可以有油菜籽、大豆、花椒籽、油葵等高含油的籽實類原料可以使用,即使食用油脂的價格增長,也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平衡飼料油脂的價格。飼料中蛋白質和油脂基本就是一個“蹺蹺板”的關系,降低蛋白質水平就增加油脂水平,維持養殖動物的能量需求。

    二是適當延長養殖周期,通過延長養殖周期來彌補飼料蛋白質水平的下降,達到以前具備的養殖效果。在飼料價格大漲、而水產品價格又漲不上去的情況下,適當延長養殖周期、維持原有的飼料價格是可行的。

河北快3 500万彩票 广西11选5 云南11选5 云南11选5 云南11选5 福建11选5 福建11选5